他是终结“辣条脏乱差”的男人,如今靠「卫龙」半年赚3亿上热搜

域名污染,现更换新域名,会员已同步:zuiguodu.top

备忘节点zuisiji.top

有问题可邮箱来信:zuisiji@outlook.com

01.卫龙或将上市

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在放学时候,和同学成群结队跑到学校附近的小卖部“搜刮”了。

拿着从早餐钱里省出来的几块几毛,用一块钱“巨资”买瓶饮料,五毛钱买包辣条、两毛钱买根仔仔棒、一毛钱买颗西瓜泡泡糖。

当然,这一过程可要全程瞒着父母,毕竟在大人眼里,小卖部不仅是收割学生零花钱的罪魁祸首,里面卖的零食也见不得多卫生。

确实,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经常有媒体爆料“某某零食工厂脏乱差”、“某某零食竟用老鼠肉当原料”…这些新闻,无疑是给所有零食盖上了“垃圾食品”的帽子。

正是因为这些新闻,时至今日我妈都觉得市面上所有的零食皆不卫生。

但有这么一品牌,一次次颠覆我们对“垃圾食品”的印象,借着品质和营销,将自家的辣条打造成闻名全国乃至畅销国外的网红零食。

11月13日,有媒体报道卫龙正式向港交所上交上市申请,拟募资10亿美元;根据卫龙更新的2021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显示,卫龙上半年的收入为23.03亿元,净利润为3.58亿元。

而在此之前的5月,卫龙第一次递交的招股书已经失效,不知此次的再战又能否成功上岸?

谁知道答案呢。作为消费者的我们,不过是一边怀念着过去吃辣条的时光,一边为这一新晋网红零食感到惊喜。原来这么多年来,我们都错怪卫龙辣条了。

可以说促成卫龙成功的,是一个叫“刘卫平”的男人,根据2021年《胡润百富榜》显示,刘卫平以280亿元身价上榜,年仅43岁的他,成为了河南省的第二富豪。

当然,他也是无数年轻人心目中的无名偶像,因为正是他创立的卫龙,让我们的童年多了几分甜。

是的,甜味,卫龙辣条与其他同类产品最大的区别便是“辣中带甜”。卫龙的甜味调和了辣带来的痛感,让即便是滴辣不沾的人也能回味无穷。

说来凑巧,卫龙这一独特的口味和鼎沸的名声,离不开刘卫平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一次次的波澜。

02.从零开始的辣条生产

1978年,刘卫平出生于湖南平江,这个位于湖南边的小县城,自然也面临着和全国无数县城共有的发展困窘。

刘卫平的家庭算不上富裕,为了让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能够支撑下去,县城里流传千年的酱干手艺,就成了关乎一家人的饭碗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,懂事的刘卫平跟着母亲学了一手做酱干的好手艺,为日后创建卫龙打下了结实的基础。但完成高中学业的他所选的第一条路并不是自己建厂,而是跟随南下的打工潮,来到广东一工厂就职。

经过几年的打拼,刘卫平也萌发了干大事的念头,正当他想着要走哪一个方向时,家乡的一次大洪水让他看到商机。

作为一个“产酱大县”,洪水的冲击让制酱用的大豆价格疯狂上涨,原本7毛一斤的大豆飚升到1.5块一斤,这让不少以做豆酱为生的小作坊苦不堪言。

为了降低生产成本,有人选择更改配方,用价格更为低廉的面筋作为原料,这便是后来让无数年轻人青睐的辣条的雏形。

很快,县内的其他同行纷纷效仿,几乎所有的作坊都采用这一手法制作酱干。此时的刘卫平就在从中看到了商机,打算选择在一个面粉供应充足的城市兴建一个专门制作酱干的工厂。

于是,刘卫平带上一家人,开始探索新的的道路。

经过几度的推敲,他们最终选定了在河南漯河扎根,因为彼时的漯河,有一家名为“双汇”的食品大厂正做得风生水起,刘卫平想将其视为自己追逐的目标。

1999年,刘卫平带着自己积蓄、亲戚和手艺,来到漯河开了一间专门生产酱干的小作坊。此时的酱干结合了新的创意和原料,味道偏甜辣、清爽,在漯河及其周边地区备受欢迎。

仅用两年的时间,小作坊的名气已在当地打响,积累了一定资金和售货渠道的刘卫平,也在思考着如何改进配方,以进一步推广自己的酱干。

最终,他在牛筋面中找到了灵感,并顺藤摸瓜找到了其背后的制作手法,以此改进生产线,开发出了不同于酱干的“辣条”。

改进配方和生产线后,辣条的生产量和销量猛增,刘卫平也顺水推舟注册了“卫龙weilong”的商标,用各种方式推广自家的辣条,小到派传单、挂旗,大到拍广告、写软文。

在大范围的宣传之下,卫龙很快便成为了全国知名的辣条品牌。

在这之后,刘卫平又将赚到的钱全数投入到扩大和改进生产线上,不仅从欧洲引入了生产线升级所有装备,提高产量,还建立起产品技术标准体系、质量管理控制体系等软件设施,保障品质的稳定,也为后续卫龙能在“辣条风波”中生存下来埋下伏笔。

2004年,漯河市平平食品有限公司成立,生产规模扩大的卫龙成功进驻漯河的工业园,成为中国辣条企业中的佼佼者。

只可惜辣条行业的好景不长,2005年,央视报道称,有不少辣条生产工厂存在着“脏乱差”的现象,市面上也流传着辣条都是用老鼠肉、卫生纸、套套做原料,用地沟油、尸油炸制等谣言,弄得不少消费者人心惶惶,纷纷抵制辣条。

在这样的风气之下,国内大批辣条厂商遭受重创,能够盈利的企业不过10%,大多都是尽可能缩减成本和生产线,以确保工厂能在低盈利的前提下维持运行。

而一直打拼着过来的刘卫平却不愿意向谣言低头,选择逆流而上,打破公众对辣条的偏见。

一方面,刘卫平再次升级设备方面的硬件,开创了亲嘴豆干、亲嘴烧、牛肉棒等一系列辣条产品;另一方面,又请来当时的人气正直上升期的杨幂做代言人,进一步打开辣条在年轻人当中的市场(当时辣条的主要受众还是学生)。

然而,彼时的辣条还位于“垃圾食品”排行榜之首,且由于不少生产辣条的黑心厂商会将明星的肖像擅自印在包装上。刘卫平此举自然是遭到了杨幂粉丝们的误解,纷纷将卫龙举报至有关部门。

尽管这一误会最终被消除,但刘卫平也深刻理解到,辣条的负面印象在大众心中根深蒂固,品牌要想顺利发展,就必须要消除大众的顾虑。

于是,全自动化无菌生产车间投入卫龙的生产线,专业质检员走进卫龙的直播间,并在产品的包装上印上生产车间的图片,进一步宣传卫龙“健康、卫生”的生产理念,改变大众对辣条“脏乱差”的印象。

在卫龙大改形象期间,正值iPhone的发布会,从苹果的宣传图中卫龙得到了宣传的灵感,便与其来一场“梦幻联动”,推出了“hotstrip7”。

卫龙仿照苹果宣传图的风格、排版、文案,设计出更具国际化和时髦度的海报;同时卫龙也将模仿秀进行到底,推出了“辣条线下体验店”,将几块几毛一包的辣条,做出了上千元的风格。

如此大手笔的宣传,有谁还会觉得卫龙辣条是出自黑心工厂的“垃圾食品”呢?

至此,卫龙才洗清身上的负面标签,开始跟上国际化、电商、直播带货等一系列的潮流,跻身网红零食的行列。

2015年11月,卫龙以14美元的“身价”登上美国亚马逊的线上货架,成为外国人青睐的中国零食,甚至有外国消费者直言要“天天吃辣条”。

有着类似饮食习惯的日本,同样也是卫龙主销的海外市场,目前的油管上,就有不少日本网友品尝辣条后对其大加称赞的视频,甚至还将辣条称作为“中国的味道”。

在国内的营销,刘卫平更是下了一番功夫。为了提高品牌在年轻市场的覆盖率,卫龙也渐渐树立起自己的品牌形象。

除了前面说到的模仿苹果之外,在某年的618期间,卫龙的某猫旗舰店以“自黑”的方式成功吸引消费者的注意;而后又集结了电竞爱好者、段子手、动漫爱好者、短视频用户等最能代表年轻人喜好的成员,成立了营销团队,进一步拉近了品牌与年轻人之间的距离。

有数据显示,在2018~2020年间,卫龙各零食的销量分别达15.55万吨、17.33万吨和17.95万吨,平均每天能卖出490吨辣条。

网红食品,卫龙当之无愧。

03.最后

虽说卫龙一直在竭力摆脱身上“垃圾食品”的标签,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市面上确实存在着不少黑心辣条作坊。

据新京报统计,2015年至2017年中旬,全国有超过百家辣条生产企业的195批次辣条登上食药监局的黑名单。

这份黑名单,无疑是消费者们的避雷名单,也是卫龙的警示牌。但我相信,一直注重食品卫生、生产线成熟的卫龙,始终将消费者的安全放在第一位,过去是如此,未来也是如此。

不变的理念造就了不变的味道,即便是在忙碌在生活与生存的缝隙中、在提倡低糖低油的理念里,我们仍会去超市买包卫龙辣条。

让那与儿时一样的味道将我们的思绪带回过去,在记忆中治愈现实积累的疲惫。

域名污染,现更换新域名,会员已同步:zuiguodu.top

备忘节点zuisiji.top

有问题可邮箱来信:zuisiji@outlook.com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